Feanorian

瞎写(。)


那是一个年轻的女孩。

对于这种事来说太年轻了,他甚至不知道那个女孩有没有成年。尽管这里没有人在乎这个。
但她太年轻,身材纤细,象牙色的皮肤细腻且富有光泽,水蓝色的眼睛因未经世事而闪闪发亮。
他见过谄媚的商人带来的钻石,一颗切割成水滴的裸钻倚着商人戴着棕黑色手套的肥厚手掌,在阳光下像个梦,就像站在这的这个女孩。

但那或许比不上她的眼睛,他不自觉地评论。

“我不明白,你这样的女孩为什么会出现在这。”他缓慢地收起繁复杂乱的思索,审视的视线在女孩身上游移了一圈,“你明明还有别的去处,更好的去处。”
反正不是这种监牢一样的地方。
女孩立刻回答:“我没有选择。”她的眉头皱起,嘴角略微向下,神情彷徨而坚定,如同献祭的修女。

其实底特律的爆红也有一点我们这些人的自我投射吧,不被所谓的主流认可,拥有自我意识却打不破那面墙,知道这是不对的却不能说出口,否则就会被“报废”。
不过这个游戏原本就是反映少数人群的社会现状的。

I'M ALIVE.

WE ARE FREE.

想写那种特别魔幻的小说。
剑啊魔法啊骑士啊公主精灵啊魔女啊。
国家的危机啦世界要毁灭啦大魔王又复活啦。
金发金瞳啊银发蓝瞳啊黑发黑瞳啊。
小酒馆小旅店无人的村庄山下的居民。
王宫圣殿广场和教堂。
大海的旁边住着旧国的祭司,森林里有未离开的仙子。
老板家棕栗色头发的小女儿在桌子上开心地唱歌,角落里是戴着兜帽的游侠。
圣骑士银白色的盔甲反射的太阳光,魔法师浮在亮紫色的魔法阵上。
人鱼向天空托起透明的珍珠,沙漠里黑皮肤的女盗贼正数着财宝。

啊。
好想写。
好想看啊。

纯黑生日

生日快乐呀纯黑!
嘛晚了一天,不过反正也没人知道我写了生贺ฅ(*°ω°*ฅ)*

给全世界最好的纯黑,给全世界最好的少爷。

生日快乐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嗯?你不知道那边别墅里住的人吗?

那是贵族家的小少爷哦。

肯定没错啦,他家的管家经常来我的店里买花呢。

我吗?我倒是没见过那位少爷。

小少爷不喜欢出门的,管家爷爷很头疼这件事。有一次来买花的时候,头痛到自言自语出来了呢。

啊,你喜欢矢车菊啊,和那位少爷一样。

还有新来的龙胆花哦,要来一只吗?

说起来那位少爷家似乎有好几位女仆。

她们偶尔会来买花呢。

都是可爱的女孩子,看着就让人很开心。

对了,看你很面生哦,是外地人吗?

怪不得不知道呢,我们这里最有名的可是侠客哦。

据说是穿着黑衣,戴黑色兜帽的年轻男人,非常厉害,可以一个人打翻几个壮汉呢。

不不,我没见过他,但是他曾经救过邻居家的小女儿,那个女孩子和我说…啊,她要我一定保密呢,哈哈哈。

自从那位兜帽侠客出现,我们这里太平了不少,连小偷都很少出现了。

真要好好感谢他。

哎呀,真是不好意思,你是来买花的,竟然让你听我唠叨了这么久。

来,这朵玫瑰就送给你吧。

别不好意思嘛,我们这边有很多漂亮的女孩子呢,小伙子。

欢迎下次光临哦。

年轻的男子从花店的小木门出来,合上门扉时,风铃清脆的声音落在他的脚边。

男子捧着一大束矢车菊,脸上有些红晕,不知道是不是因为那朵藏在花束里的红色玫瑰。

他转身,背后纯黑色的兜帽随着这动作摆动了一下。

“管家大爷真是…我的形象都没了。”男子轻声嘟囔,“嘛,不过这里的花确实不错,这次就饶了他吧。”

男子半长的纯黑色头发在风里飘起来,同样纯黑色的眼睛笑得有点弯,怀抱着花束,哼着不知名的曲子走远了。

花店年轻的主人从窗子里看着男子远去,笑着摇摇头,又拿起园艺剪接着工作。

“这位客人,似乎在哪里见过呢…是错觉吧?”

人…人物像?

嘛…看了迪奥广告之后突然想写一写女孩子…

Everybody Wants to Rule The World

Welcome to your life .
There's no turning back .
Even while we sleep .
We will find you acting on your best behavior ,
turn your back on mother nature .
Everybody wants to rule the world .

It's my own decide .
It's my own remorse .
Help me make the most of freedom ,
and of pleasure .
Nothing ever last forever .

Everybody wants to rule the world .

There's a room where the light won't find you .
Holding hands when the walls come tumbling down .
When They do I'll be right behind you .
So gald we almost made It .
So sad We had to fade It .

Everybody wants to rule----

The world .

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委屈到哭出来。

大家好,这是我男朋友@纯黑_(:D)∠)_

关于虐

我呀,最看不得虐向。
和经历有没有关系我不知道,只是个人感情上,如果是原作剧情走向就是虐的,我也吃得下,若同人就完全不可能。
难道真是因为老了,受不了了?
大概不是吧。我从一开始就不喜欢。
即便是虚幻的人物也希望他们能够顺利的活下去,在波澜壮阔的故事结束后,开启崭新的,快乐的旅途。
人生本来就很艰难啦,为什么要互相伤害呢。
痛苦原本就是生命的一部分,要拥有钢铁般的心呀。

…反正想写啥写啥吧(放弃治疗)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阿飞是在楼门口捡到那只猫的。

姜黄色的毛,不长,胜在很干净,眼睛是湖绿色的,好像一汪镜面潭水,看向阿飞时有夏末的晚霞映在里面,碧波金鳞,煞是好看。

然后它朝阿飞喵了一声。

和想象中不一样,声音不软糯,听起来是个正经猫,如果换成人类,那语气大概是在说晚上好。

阿飞于是停下来望着它,考虑要不要喵回去。
她手里拎的一袋桃子正散发着甜蜜的气息。

于是阿飞眨了眨眼睛。
从网上看来的,对猫眨眼睛,表示自己喜欢它,没有敌意。
虽然阿飞很怀疑,隔着镜片猫能不能看到她眨眼。

而这只姜黄猫大概是看到了,绿眼睛里黑色的条纹竖起来又散开,似乎有点惊讶。

奇怪,我为什么会觉得它在惊讶。
阿飞把桃子换给另一只手。

猫瞟了平移的桃子一眼,迈起猫步走过来,阿飞注意到,它的后脚恰好踏在前脚的落点。

猎食者。她想到了这个词。

然而姜黄猫并没有猎食的意思,它只是走了几步,稳稳当当坐在小路中间,舔爪的样子像是山贼磨刀。

阿飞又看了它一会,提着桃子往旁边迈。
猫站起来,也朝旁边踱一步。

阿飞向另一边溜达,猫也走到那边。
阿飞再转,猫也转。

循环几次,她用手揉了揉头发,好脾气地和猫打商量:“这位朋友,你看,你要找吃的,我要回家,不矛盾。让我过去呗。”

姜黄猫坐在原地,接着舔爪。

“朋友,我们有话好商量,你有什么想法可以说出来嘛。”

猫又瞟她一眼,纡尊降贵站起来,走到路边。

喵。

阿飞猜它说的是没劲,走吧。